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
鹏友网

搜索
查看: 2292|回复: 9

田子坊“偶遇”任微音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10-24 17:46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;这是明智的时代,这是愚昧的时代;这是信任的纪元,这是怀疑的纪元;这是光明的季节,这是黑暗的季节;这是希望的春日,这是失望的冬日;我们面前应有尽有,我们面前一无所有;我们都将直上天堂,我们都将直下地狱。    ——查尔斯·狄更斯 《双城记》
      

      遇见田子坊的下午,我同样“遇见”了海派画家任微音。与田子坊喧闹的巷弄相比,这里显得颇为冷清。两层小楼200多平米的展馆内展出了任先生90幅油画作品,主要创造时间集中在20世纪的七八十年代。展馆由两位年轻的志愿者负责日常管理,据其中一位学习油画的志愿者介绍,这展馆由任先生的后人出资兴办,他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收藏在子女手里,展馆内也是只展不售。任先生的作品集一共收录了他的300多幅作品,展馆会定期更换不同时期的作品。遗憾的是,这样一位热爱绘画、用手中的画笔记录旧上海城市景象、市井风情的艺术家,竟鲜有人关注。在人头攒动的田子坊,在我们伫足展馆的20多分钟里,几乎未见到一两个游客走进馆来,不过这也正好让我们有机会静静地走入任老画的世界,跟随他去遐想旧日繁华里的上海。
      征得馆内志愿者的同意,我在关闭闪光灯的情况下,拍下了任老的部分油画作品。后来百度又找到了部分作品图片,为了让朋友们能够一睹艺术家的油画创作风采,裁剪过程中难免破坏了原作的美感,还请任老及其家人能予以谅解。
   
      以下为任微音自述内容:

     “鞋子保护人类越过崎岖,是人类的恩物,可是鞋子和修鞋的人,往往被卑视,这又是何等的不幸?
      我修过十七年的鞋子。开始时,还在文化革命前五年。起初,不免为世俗观念所压,坐在店堂里,“凄凄、惨惨、戚戚”,面孔朝里,“羞答答不敢把头抬”。后来,日子久了,面皮渐老。想想修鞋竟那样见不得人?胆子才大了点。那时候没有什么生产指标,有鞋就修。修多了人缘渐广,生意也来了。人们常常称我声“老师傅”以示友好。
      这时,十年浩劫开始了。我又再一次被打倒,还有了些限制,例如各种节日,人们欢欢喜喜的时候,我却一步不得外出。不过,我会修鞋,一坐在修鞋桌上,就是守法的了。于是我就用一把电烙铁来消磨我的永恒。我把各类塑料原料如以应用,尽一切可能用来整旧如新,不想自己在修鞋而是在搞雕塑。这样就觉得工作有趣,也练出了坐功。不料日子久了,还修出点名堂来,不但生意兴隆,别的区里还问讯前来取经。然而我却没有资格抛头露面来享受成果,而是有一位平时自称“老狐狸”的人出面接待。这事,很有人代为不平。因为“老狐狸”的成份也不好,但却很会混,就凭施展混功,摘了别人种的桃子。
      我又想,这有什么呢?在修鞋上,我既不想为天下先,由他占点便宜算了。倒是恍恍惚惚想起狄更斯在《双城记》中描写的那个修了十多年鞋子的梅尼特医生来。在某些事情上,我的命运和他何其相像!但在某些点上又不很像了……
      在那些日子中我常挨斗。奉命斗我的大多是生活在我周围的妇女,每年都要呼口号打倒我一番。这倒是我暗暗有一点阿Q式的快感,因为我自觉早已被人们忘怀了,居然有人记得要加以打倒,说明我不但存在,而且还有被打倒的价值。但她们把我打倒一番之后,回头暗地里又来安慰我,有许多事,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。
      有一两年,业余我常偷着出去看街头大字报,不看犹可,一看之下却把我搞糊涂了,以后越看越糊涂,“反革命越来越多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      糊涂之余,我觉得只有修鞋工作又安全又安慰。安全是修鞋有了点小名气,营业数字上升,头头们就不会怎么难为我;安慰的是,我终于在修鞋工作上找到了我的专业平衡的因素。修鞋能利他,这和我的艺术目标是一致的,我获得了成千次的感谢,我得到了安慰。我悟到,任何利他的工作,只要心诚意正,最后的成果也是利己的。于是,我不再埋怨自己作画的时间太少,因为在此期间我感到阳光的明媚、植物的丰茂、休假时日的快乐、眼里看出去景物的可爱……是我厄难以前所不能感受到的,我画出了许多那以前和以后都画不出的作品。
      在这漫长的时期中,我常想起狄更斯在《双城记》一开头说的话:“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;这是明智的时代,这是愚昧的时代;这是信任的纪元,这是怀疑的纪元;这是光明的季节,这是黑暗的季节;这是希望之春,这是失望之冬……”我感到古今中外的历史,在某些方面何其惊人相似?”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0-24 20:23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任微音的许多油画都以上海街道、建筑为创作蓝本,  纵然时空变幻,也能从这些油画中找回那个特定时代的记忆。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0-24 20:25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0-24 20:3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恶劣的生存环境没有磨灭任微音对绘画的热爱,表面是一位修鞋匠,但只要有一点点空闲,他就会跑到郊区或公园里写生,在家里也教学生画画。然在,在吃饭都成问题的年代,画布、颜料等绘画用品可以用奢侈品来形容,任微音就用纸板、废旧纸箱等材料作画。原本是为了节省油画颜料,他却也因此自创了薄彩画风格,即用很薄的油彩平涂在纸板上,水墨淋漓地达到了绚丽、奇诡的视觉效果。
       下图背景依稀可辨,应该是一款牙膏的包装纸盒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0-24 20:3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是否会想起旧上海时的码头?     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0-24 20:40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山水田园风格
      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0-24 20:42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还有这类梦幻、童话般的作品,与前面的真难以联想到出自同一人之手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10-24 20:48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  让我们记住他,“被美术史严重忽略”的任微音!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10-27 09:57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厉害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10-27 20:3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那个年代,毁了多少能人名士,唉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